2023年考研,及北大俞允强教授问题 我们会下滑成世界一流吗

2023年考研,及北大俞允强教授问题 我们会下滑成世界一流吗

2023年 2月 8日 0 作者 gong2022

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俞允强教授不幸于2022年12月22日去世。在10多年前,我有幸听过俞允强教授的报告,也和他有过几次交流。

俞允强教授在北大属于宝藏教授,治学严谨

,上课非常好,写的《电动力学简明教程》《广义相对论引论》都是国内著名的教材,很多学生都看过这两本书。俞教授的报告也是很精彩,逻辑清晰,讲话简洁。他甚至在不长的时间内,还对我的工作提了很多建议。

这次他去世后,不少媒体转发了他20年前,也就是2002年写的一封公开信。在信中他说道:

他批改电动力学的试卷,按照正常判分,有30%的学生不及格。他认为这事绝非偶然,近10年,学生的学习效果在稳步地下降。他认为,出国可能是一个原因,除此之外,他希望学校先研究一下,是否是他的问题,是不是教学有重大缺陷,考题是否偏难。如果不是,希望学校能认真研究一下,背后深刻的毛病出在哪里。

俞教授说,现在学校的目标是提高为世界一流,学生学习状况的稳步下降与学校水平上升为一流是格格不入的事。难道我们会“下滑”成世界一流吗?

过了20年,再读俞教授的问题,学生学习的状况比20年前好了吗?恐怕,答案并不乐观。

我听过好几位双一流大学教授聊过,学生考试有交白卷。有的虽然没有交白卷,但整张试卷拼命找分,都找不出30分。现在大学对不及格率有严格要求,而且老师也怕学生闹,但凡能及格的,很多老师也就尽量给及格,即便闭着眼睛给分,也及格不了。还有学生通过群、网络,进行大规模的作弊,不单单是普通大学,就是985大学也不少见。等大学四年结束,学生考研,老师问学生一个最基本的概念,不少学生一无所知,好像四年什么也没学一样。毕业论文的抄袭、代写已经成市场。

当然,学生是不服气的。不少家长经常心疼地跟我讲,孩子太苦了,太卷了,每天学习到晚上12点。不单单是985大学生,就是普通大学的学生也是如此。

学生的成绩可以说是非常靓丽,保研的绩点一个比一个高,3.7?不,3.9也比比皆是。考研成绩也是一个比一个高,500分的总分,满网的400分,440分也不罕见。

这个成绩来得不容易,考研人数逐年创新高。2023年,考研报名人数是474万。20

23年,考研报名人数公布:474万。这个数据少于之前的传言,原先传言有520多万。不过即便是这个数据,也创了新高。2022年考研人数是457万,2021年则为377万。

今年不仅报名人数上新高,还叠加了疫情。今年考研堪称是上战场,不单单比拼平时的学习情况,还要比拼自己的毅力或者运气。因为新冠疫情在全国正在快速传播。虽然考场分了新冠阴性和阳性两个考场,但在新冠这个超强的传播率下,几乎很难避免不被传染。有些考生发着烧、咳着嗽去参加考试。中招的学生很难发挥好,有的也坚持不了考完。

大家这么拼命,教育质量却并不高。原因何在?

前两天,有位老师在我的朋友圈留言。他说,大多数人摆烂是大学教育的棘手问题。摆烂的程度和比例超出外界想象。“很卷”是因为认真者更容易被人看见,所以产生了很大的错觉。很多大学生上了大学没有人管束后,生活作息不如幼儿园的小朋友。这点确实不少教授都谈到了,甚至一些博士生的有效工作时间也不长,上午2小时,下午2小时,晚上2小时。导师很绝望,2小时都不够想一个小问题的。

另外,那位老师说,卷也分两种,一种是为了某些目标而采取某些不当手段进行无发展意义的竞争。另一种是真正的热情。

大部分的卷基本都是第一种,很多学生在本科期间,学习好,社会活动也不错,还写了好几篇论文,指标靓丽。但仔细一看,问题不少。

这些问题不能完全赖学生,老师和学校的考核也是如此,我们的指挥棒就是如此,急功近利,量化指标第一。媒体天天欢呼,我们的科学家的重磅成果,在nature、science上发表了文章,可过几年看,又有多少文章是真正的成果呢?上梁不正下梁歪,学生这样很正常。

俞教授在20年前提出这问题,比较荒谬的是,我们这些大学从指标来说,现在已经是世界一流的大学了,但教学质量好像比20年前并没有好转。这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
在2023年考研之际,随意写下一点感想,最近写的感想都比较凌乱,可能比较应现实的景吧。